饭饭酱

一个树洞 不定期诈尸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All兴】杀手先生不高兴(1-9)

太可爱了!要存起来看!

一杯冷茶兔:


被奶爸事业耽误的杀手先生


为养爹事业所累的俩破小孩


乡村平淡、快乐、和谐的生活故事


吃瓜群众若干



(一)


“只剩这两个了,带着他们……赶紧走……”


躺在血泊里的女人颤巍巍的手指了指身旁包袱,又把手上伸,像是努力想够到眼前人。于是跪在一旁的张艺兴倾下身,将满是血污的脸凑进她手心,安静地看着她。


女人欣慰地笑,攒出最后一点力气来,


“艺兴,答应我,咳,养大他们……过正常日子……”


张艺兴点头,几缕碎发滑下来,挡住平静双眼。打开包袱,里面两个婴儿吮吸手指睡的香甜。女人一路抱过来的,没有绳子能绑。张艺兴便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拎起来夹在胳膊下,没再看女人一眼,运起轻功飞远了。


自己还只是个孩子呢,舔刀饮血活下来的,怎么让人放心的下。


女人想着,轻轻阖上了双眼。


像是有所感应,张艺兴停在树杈上顿了顿,而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二)


十七村的早晨,王媒婆踩着小碎步,乐呵呵地往张家方向走。


昨儿个李家当家的给她包了四钱串子,说是瞧上了张家的男人做女婿,想让她说和。王媒婆寻思着,李家的姑娘生得可不怎么样。倒是那张家男人,长得那叫一个俊俏,眉清目秀的像个读书人,却有一副打猎的好手段。就是可惜带着俩小孩,却也没见过张家有女人张罗,瞧着是个鳏夫。


王媒婆想着词儿,准备把李家姑娘夸的天上有地上无。到了那张家泥墙外,院里传来对话声,扒墙角偷听的瘾来了,王媒婆躲进一旁堆着的干草垛里偷偷往里看。


“爹爹,你又把野猪弄死了。”


“……手快。”


“而且我们连续吃了一个月的野猪。”


“那下次换野山羊。”


“……我们就不能吃点素的吗?”


“秀秀和阿灿在长身体,长身体,要吃肉。”


张艺兴一脸茫然,却对喂肉这件事格外坚定。


暻秀瞪着圆圆的眼睛盯着他爹爹,半晌无奈地侧头叹了口气。


张艺兴更加莫名。


秀秀今年十岁,但是他越来越搞不懂儿子在想什么。


做爹好难,张艺兴也想叹气。


 


(三)


“爹爹!!!!!”阿灿从大门冲进来,小倔驴似的一头撞进张艺兴怀里,嘤嘤嘤哭。


张艺兴按住他的脑袋,把他拉远一点。


鼻涕眼泪沾衣服上的话得洗。麻烦。


阿灿不管不顾,小手扑腾着拉他爹爹,要爹爹抱。


“怎么了?说清楚,不许哭。”


阿灿哼唧唧,“爹爹会飞,还带阿灿飞!二娃子说我骗人!他是坏人!!大坏蛋!”边说话边朝爹爹的大腿伸手。


张艺兴拍开,“他傻,打一顿就好了。”


阿灿笑嘻嘻,“爹爹我不哭了,要飞高高!”


张艺兴把他拎起来往天上扔,又稳稳接住。


阿灿今年九岁,心思很好懂。


但是好吵。


 


(四)


张艺兴弹弹手指,王媒婆噌地从草垛里摔了出来。


她立马换上笑脸,哎哟哎哟地扭进院子里,说明来意,直把他和李家姑娘说成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张艺兴没说什么,只是看着王媒婆,仿佛在认真听她说话。


秀秀和阿灿却不高兴了,非常不高兴。


秀秀使了个眼色,阿灿溜到一边打开篱笆把鹅子抱出来,拍拍它的脑袋指指王媒婆。


鹅子兴奋地冲了过去,王媒婆嗷嗷叫着跑远了。


张艺兴瞬间往后跃了十步,并对越来越远的惨叫声感同身受。


真可怕。


“爹爹,你想娶别的女人吗?不要秀秀和阿灿了吗?”


阿灿瘪着脸,打算听到任何一种意思肯定的答案就哇哇大哭离家出走。


“啊?”


“刚才爹爹有听王媒婆的话吗?”


秀秀平静地问,张艺兴却有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危机感。


“王媒婆是谁?”


云开雨霁,两个孩子高高兴兴进屋去了。


只留张艺兴还沉浸在鹅子的恐怖威力之中。


——连杀手先生都为之低头的鹅子势力。


 


(五)


“你以后都甭想娶到老婆!”王媒婆往腿上按了块膏药,恨恨诅咒。


……某种意义上真相了。


 


(六)


约好了十岁以后要自己睡。


张艺兴把床上的俩孩子安顿好,转头走出去。


阿灿喊着,“爹爹,阿灿还只有九岁”,被秀秀一个锁喉扔进了被窝里。


“先闭嘴,等会儿我们去找他。”


阿灿乖乖捂上嘴,过了一会儿像小虫子一样从被窝里蠕动着钻出来,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吸了口气。


“秀秀,你和爹爹说了吗?”


“说了。他还是要去。”


“可是爹爹总是受伤,山里的野兽都好凶。爹爹一去要好几天,阿灿想爹爹。”他俩还小的时候,张艺兴不能走远,就帮村里的木匠砍砍木材。两个人懂事了,要上学了,吃的用的学习的,木材的那点钱哪够用,于是张艺兴开始去偏远深山里打猎,既能喂饱小孩,又能补贴家用。


“我们可以不去学堂吗?”阿灿眼睛亮亮,心里美滋滋,跟爹爹在一起就好,天天待家里也没关系。好吧,顺便带秀秀一起玩好了。


秀秀翻了个白眼。


“爹爹一巴掌下去,你可能会死。”别犯蠢了。


在他们爹爹眼里,就是肉也得吃,学必须上。不知道爹爹对这俩事怎么执念这么深。


两小孩一起盘腿撑颊,叹了口气。


张艺兴守在门外,靠墙站了一会儿回自己屋里去了。


 


(七)


过了一会儿腿有点麻,俩小孩换了个姿势继续讲悄悄话。


“我说,你可别去找二娃子的麻烦。他娘骂起人来可难听了。”


“爹爹傻,阿灿又不傻。真打起来他娘来闹,爹爹得赔好多东西出去。找机会下个绊子,让二娃子和小胖头打,嘿嘿。叫小胖头讹我家那么多蛋,该!”


“我才没有告诉二娃子爹爹会飞的事情呢,只是想和爹爹撒娇。”阿灿甜蜜地倒下,小胖腿夹紧了被子。


换来秀秀一顿泰山压顶。


……


他爹啊,你可长点心吧。


 


(八)


深夜,小萝卜头们偷偷从房间里溜出来,钻进了张艺兴的屋子里。


脱鞋上床一人一只胳膊抱紧一气呵成。


秀秀和阿灿嘟囔几句,睡着了。


几息之后,张艺兴睁开眼睛,把被子踢上来盖好。


闭眼。


——“秀秀,万一爹爹把我们再扔回来怎么办?”


——“笨,躺上去以后要说,’睡了一会儿房间里好冷’,’太冷睡不着’。”


 


(九)


热。


脖子好痒。


张艺兴静静望着上空,眼神涣散。




TBC



想写酷酷的杀手兴。(一不小心变成了酷傻。


张爸爸错误育儿手册。


后面可能会有金钟仁客串魔道寻仇,金钟大友情出演隔壁教书先生,吴世勋出演员外家的少爷(也可能是曾经同组织的杀手),不知道,还没想好。


有建议的可以留评,先谢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只有我能欺负你 41/灿兴

啊在一起太甜辣!!!给21笔芯芯💝💗💜💚💙

贰壹:

CP: 灿兴


灿兴only,没有副cp。上一章 40。前文请点 指路索引


BGM: EXO-K-XOXO. 宝宝们看文愉快^^




Chapter 41


张艺兴的脸上因为呼吸不顺而爬上的红晕,迅速扩散到了耳根,脖颈,蔓延至全身。




那个吻,终于成为了他们共同的记忆。




他仍然清晰的记得那一天,朴灿烈突然吻住自己的时候,奶油的香甜味道。那种甜腻,似乎成为了他的心理暗示,每每被朴灿烈牵动着心情时,就萦绕在鼻间。




曾经酸楚,曾经苦涩,曾经怯懦,但是喜欢一个人的心不会说谎。




朴灿烈舔了一下嘴唇,仿佛尝到了草莓奶油的酸甜,让不喜欢吃甜的他欲罢不能。




他把手掌垫在张艺兴的脑袋后,还想再亲一个,这次张艺兴反射弧终于上线,摸着黑捂住了他的嘴。




“唔唔……”让我亲你!




炙烫的气息喷在张艺兴的掌心,让他像是全身都通电了似的,脸更红了。




“不准亲了,”张艺兴哼哼唧唧的,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再亲都肿了……”




他可没有忘记那天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等会儿回去让全班同学都瞧见了他真是要丢死人了……




朴灿烈挣扎了一下,可是张艺兴还是没有松手。




“不准亲,你答应了我再松开。”张艺兴知道朴灿烈有多么没脸没皮。




朴灿烈想了想,还是点点头,却在张艺兴松劲儿的时候舔了一下他的掌心。




“啊!”张艺兴被温湿的舌尖给吓了一跳,把手蜷成团捂在了胸口。




朴灿烈轻笑一声,又把他圈在了怀里,把张艺兴的头按在左胸膛上。




一下又一下的心跳,急促而有力,震荡在张艺兴的鼓膜上。




“听见了吗?”朴灿烈说,“它在想你的时候,就是这样跳动的。”




张艺兴捶了一下朴灿烈的后背,不买账:“你怎么这么油嘴滑舌的,不想我的时候难道就不跳啦?”




朴灿烈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我说的是真的,它一直在想你呀。”




张艺兴感觉自己的心跳骤然加快,以前他怎么没发现朴灿烈这么会说话?只觉得他傻乎乎的……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你男朋友特别棒?”朴灿烈没听到回答,开始了言语调戏。




男、男朋友?!




张艺兴烧成了一只煮熟的大虾。




他恨不得在朴灿烈的胸口挖个洞钻进去躲起来。




朴灿烈感觉到张艺兴往自己怀里钻,就知道是害羞了,笑得停不下来。




“兴兴?兴儿?害羞鬼?”他还恶劣地去挠张艺兴腰上的痒痒肉。




张艺兴躲闪着:“哎哟哈哈哈哈你别弄了……”




“那你让不让我亲?”




“不、不让!哈哈哈哈……”




朴灿烈挑眉,还这么嘴硬,那他就要使出绝招了。




张艺兴被朴灿烈扣住肩膀,怼在角落里,耳根和侧颈立刻就遭到了吹气攻击,这回他彻底软了腿脚,沿着墙壁就往下滑,无处可逃。




朴灿烈最后还是善心大发搂住他的腰把他给捞了起来。




“亲吗?”朴灿烈凑在张艺兴的耳根又问了一遍。




张艺兴妥协了,他扶正朴灿烈的脑袋,捧着他的脸,快速地亲了一下。




安静的教室里只听见“啵”的一声。




下课铃响了。




他们慢慢走回教室,赶着回家的同学们都已经走光了,一节晚自习没上,两个人的桌子上已经堆了好几张卷子。




朴灿烈一股脑的都塞进书包里,然后用手撑着头侧过身子看张艺兴一张张分类整理好。




“兴兴,你知道我为什么学习不好吗?”




“为什么?”




“因为你。”




张艺兴失笑,他看了朴灿烈一眼,说:“我怎么了?”




“你影响我学习了,”朴灿烈唇边的笑意收都收不住,“我看见你,就只能想着你,什么别的都想不了了。”




张艺兴唰地一下拉上书包拉链,踹了朴灿烈的凳子一脚:“快点闪开,别赖我头上,我不接受这个指控。”




“凄凄惨惨戚戚!我的男朋友不疼我也不爱我……”朴灿烈就是不让开。




张艺兴无奈抱臂,怎么坦白了心意之后朴灿烈比以前更难搞了?




“那你想怎么样吧?”




“你得交过路费。”




朴灿烈撅起嘴,用手指点点嘴唇。




这个不要脸的!张艺兴好不容易褪下去的红晕又冲了上来。




朴灿烈闭上眼睛。




过了好几秒,张艺兴轻轻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他湿软温热的唇瓣将温度传递给朴灿烈光洁的额头,像是温柔道了一声晚安。




朴灿烈的脸也红了,亲在嘴上他只是觉得甜,亲额头怎么让他觉得这么害羞呢?




他捂着脸乖乖地起开身,让张艺兴走出来。




走到地铁站的这段路,对着风口,十二月的北京很冷,两人走了一会儿,天上竟然开始飘起了大雪。张艺兴穿得不多,他脖子怕痒也不爱带围巾,冰凉的雪花亲吻着他的肌肤,张艺兴被凉得一个激灵。




朴灿烈把围巾解下来,给张艺兴系好,大红色的粗针毛线围巾和大片晶莹的雪花,将张艺兴的小脸衬得更加白净,他被亲到嫣红的嘴唇哈着白气,像是冬季限量的精灵。




“痒……”张艺兴不舒服地动了动脑袋。




“不准解开,乖。”朴灿烈又给张艺兴拉上了外套拉链。




张艺兴把脸埋在堆起的围巾里,他深吸一口气,依旧是他喜欢的朴灿烈的味道。




像是带着一点柑橘的酸甜,又有山泉的清凉凛冽,合起来却是十分温柔的气味。




看张艺兴跟个小狗似的嗅来嗅去,朴灿烈都被逗乐了,他摸了摸张艺兴的脑袋:“干嘛呢?”




“闻你味道呢。”张艺兴很坦白。




朴灿烈都笑出了声:“哪有什么味道?”




“有啊,好闻。”张艺兴又嗅了嗅。




“小狗狗。”朴灿烈牵起张艺兴冰凉的手,自然地揣在了兜里。




他的大手暖融融地包裹着张艺兴细长的指节,纷飞的大雪也不能阻挡他喜欢着张艺兴的心。




朴灿烈又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




张艺兴在他身边,他也在想着他。




喜欢大概就是,站在我面前,也想念你。




张艺兴一进门就喊阿爸阿爸,边伯贤刚刚做好了汽水肉端上桌,一转头就看见儿子带着一条他没见过的大红色的围巾,眼睛都笑成了月牙。




“我的兴兴儿大宝贝儿回来啦!你这个围巾……”




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张艺兴一个飞扑抱住了脖子。




边伯贤赶紧反手抱住张艺兴,向后退了两步维持住了平衡。




“哎哟喂我们宝贝儿今天怎么这么主动啊?阿爸好幸福啊~~”边伯贤露出了痴汉一般的笑容,张艺兴情绪这么高涨的时候,可以说是极其稀有,基本没有过。




张艺兴用毛绒绒的还带着雪水的脑袋蹭着边伯贤的颈窝,他太开心了,迫不及待想要和阿爸分享这份快乐。




“阿爸,朴灿烈说他喜欢我!”




边伯贤差点没吐血。




敢情儿子对他这么主动是因为另一个男人?!




“什么?你再说一遍?”每每遇到朴灿烈的事儿他都要反复确认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张艺兴松开边伯贤的脖子,跟他对视,说:“灿烈今天跟我告白了。”




边伯贤努力忍住夺门而出去都暻秀家暴打朴灿烈的冲动。




“那……那你俩……”边伯贤都不知道怎么问了。




“嗯!”张艺兴一脸明朗,使劲点点头,“在一起了!”




边伯贤真不知道应该是为张艺兴这样普通的少年心性感到高兴,还是应该为他的宝贝兴兴儿已经把自己给交付出去而悲伤。




张艺兴看着边伯贤变幻莫测的神色,笑容突然黯淡了几分,他问:“阿爸?你不高兴吗?”




边伯贤在心里给了自己一拳,他怎么一不小心表情管理都做不好了。




露出一个温柔的安抚笑容,边伯贤动作轻柔地一圈圈解开张艺兴的围巾:“兴兴儿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你喜欢的灿烈也喜欢你,阿爸当然为你高兴了。”说完他就把围巾毫不留情地甩到了沙发上。




“来,阿爸做了宵夜,边吃边说。”边伯贤领着张艺兴坐到餐桌前。




张艺兴挖了一勺汽水肉,放进嘴里,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太好吃啦。




边伯贤看着已经能自然表达情绪的张艺兴,嘴角忍不住牵起。




“你们进行到几垒了?”边伯贤努力让自己听起来淡定一点。




张艺兴被呛到,咳了半天,脸都烧红了。




“什、什么啊……阿爸……”干嘛问得这么直接啊!




边伯贤一看张艺兴这个样子,心里咯噔一下,不会该做的都做了吧?




“拉小手?”




张艺兴点点头。




“抱抱?”




张艺兴点点头。




“……亲亲?”




张艺兴的脸更红了,恨不得要埋到碗里去,他艰难地点点头。




边伯贤扶住后颈,他感觉气血直冲天灵盖儿,可能马上就要爆血管了。




“你们不会……”




张艺兴疑惑地看着欲言又止的边伯贤,突然他醒悟了一般,放下勺子就捂住了脸。连手肘都染上了粉红色,全身通红。




“没有啦!!!!!阿爸你想到哪里去了!!!”他可能马上就要炸成一朵烟花绽放在夜空里。




边伯贤如释重负地拍拍胸口,还好还好。




不然他真的拿起菜刀就去把朴灿烈给大卸八块了。




边伯贤一脸严肃,他问:“兴兴儿,你知道男孩子之间怎么做吗?”




张艺兴真的一口汽水肉都吃不下了,他家的阿爸为什么这么这么这么直白啊???




“阿爸,我们真的没有到那一步啦……”




“你现在不知道,以后总是要知道的。我们兴兴儿必须要当上面那一个。”边伯贤咬紧了牙关。




“什么上面?”张艺兴不懂边伯贤在讲什么。




边伯贤在接下来的四十五分钟里发表了一万字性知识科普教育。




期间张艺兴不断捂嘴,捂脸,埋头,甚至堵住了耳朵。




最终张艺兴身心俱疲地回到房间,精神出窍地洗完澡,倒头就睡了过去。




他今天得到的信息量实在是过于巨大,已经无法消化了。




边伯贤却失眠了。




他的心情很是复杂,高兴,生气,欣慰,担心,应有尽有。




拿起一边的手机,他划开屏幕,打开联系人列表,找到都暻秀。




这次的信息却不像之前那次一样,迅速就能编辑好。




『来自兴兴的阿爸:暻秀啊……』




『都暻秀_dks:干嘛。』




『来自兴兴的阿爸:我跟你说个事儿啊……』




『都暻秀_dks:什么?』




『来自兴兴的阿爸:就是……』




『都暻秀_dks:你能不能快点说?』




『来自兴兴的阿爸:算了……』




『都暻秀_dks:……』




边伯贤锁上了屏幕。




还是等等吧。




Tbc.


-------------------------------------


阿爸:我要抢占先机把我的兴兴儿培养成一个强攻。


嘟:这就是你不告诉我的原因???




今天是傻鱼男友力大放送!!!关于他味道的描写,参考的是creed银色山泉的香味。


阿爸终于没有活在小剧场里了,开不开心^^


比一万颗心心❤



《套路十八弯》灿兴 CH22 表白啦!

太甜了😭咧咧表白那里真的有心动的感觉😭给灯灯笔芯💚💙💜💓💗💘💝

青灯夜半炖肉肉:

这章不甜的话,你们打我。




CH22


关于表白这件事吧,小西的意见是要弄就弄个大的!基佬最怕的是什么?社会的眼光!他人的歧视!不被认同不被理解的痛苦!


所以小西给出了一个非常庸俗的想法,就是直接在学校里表白,点个蜡烛啊拿束花啊,在众人面前,走到张艺兴的面前,认真地表白。


朴灿烈觉得这非常符合他的风格,简单粗暴。


边伯贤说,那你就等着张艺兴跟你形同陌路吧。


边伯贤给出的意见就是,简单点,吃个饭,看个电影,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个人默默走在荒无人烟的马路上(加拿大某些城市到了晚上真的是荒无人烟……)。路灯下,谈谈心,说说爱,适当的时候,一个甜蜜的亲吻,最后再表白。


接着!就可以回家洗澡上床进行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朴灿烈否决了最后一个步骤因为他非常认真地遵循自己的三个月理念。


朴灿烈的大学死党听说他弯了之后,花了三天的时间接受这个事实。


死党很兴奋,帅有什么用,弯了!以后没人和他抢妹纸了!


于是死党远在国内,还是十分兴奋地出谋划策,希望朴灿烈坐实基佬身份!


死党的意见是在人家楼下摆蜡烛,摆一个巨大的心形,再放烟花,抱着吉他唱情歌!


朴灿烈否决了烟花这一点,因为可操作性太小。


他纠结了一个礼拜,找了个周六,约张艺兴出来吃饭。


“今天怎么不吃popeyes了?”张艺兴调笑道。


朴灿烈有点不自然地给他开了门,答道:“请你吃饭,要吃好的!”


张艺兴下了车,“不用给我拉门,我又不是女的。为什么突然请我吃饭?”


“啊!额……因为……”朴灿烈支支吾吾说道,“因为今天过节……”


“哈?啥节?”


“额……等会告诉你!”


朴灿烈拉着张艺兴进了餐厅,已经订好了位子,是个双人靠窗的桌子,下午的太阳晒进来,暖洋洋的。


“我先去上个厕所,你看一下菜单。”朴灿烈慌慌忙忙地离座。


过了三分钟,朴灿烈回来了。


“今天是抗战纪念日!”


“哈???”


“我们要庆祝一下,所以我请你吃饭!”


张艺兴猛然发现,虽然认识已经有两个月了,朴灿烈的脑回路还是很难理解。


“你知道我不爱吃西餐啊,干嘛还请我来这里吃?”


“这家真的很好吃!我试过了!”


“好吧。”张艺兴翻了翻菜单,保守起见,要了份沙拉,一份牛排。


“要喝红酒吗?”


“算了吧,我也不爱喝酒。”张艺兴看了眼价格,猛摇头。


朴灿烈点好菜,看了一眼手机,笑着说道:“等会赏脸陪我看个电影吗?”


“好啊,最近有啥好看的电影?”


“看独立日不?”


“成啊。”张艺兴掏出手机,“买票了没?我现在买,我看看排片啊。”


“不用,我买好了,晚上七点二十五的。”朴灿烈看了看表,“我们吃完饭估计七点,正好赶过去看。”


“你今天非常奇怪。”张艺兴皱了皱眉头,“你是不是上次抄我作业没有大改!?”


“……我改了,我发誓我保证,不然我也完蛋了!”朴灿烈赶忙解释。


“那你干嘛突然对我这么好?”


朴灿烈突然静了几秒钟,脸上绽放出极为温柔的微笑,“因为我想啊。”


这下换到张艺兴沉默了,他这个沉默百分之八十是因为害羞。老实人的真情告白真让人受不了。


这家西餐厅的主菜无功无过,甜点倒很好吃。朴灿烈破天荒地观察到张艺兴吃蛋糕的时候表情很享受,买单后,他还外带了一份布朗尼走。


广场地下停车场内,朴灿烈停好车后,两人一起走向电影院。朴灿烈取票的时候,张艺兴主动去买了薯片爆米花和可乐。


“买那么多干嘛?”朴灿烈问道,“不是刚吃好晚饭吗?”


张艺兴拿起一颗爆米花塞进朴灿烈嘴里,“这个是咸的,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就买了薯片备用!”


朴灿烈皱了皱眉,“怪怪的,我还是吃薯片吧。”


张艺兴点点头,“走吧?”


朴灿烈对电影很满意,虽然他有想过要不要选个爱情片,但小西表示两个男人看毛爱情片,于是朴灿烈就选了自己比较想看的电影。张艺兴果然也很喜欢,看得入神,连爆米花都只吃了四分之一。


看完电影之后,朴灿烈问道:“急不急着回家?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不急,去干吗?”张艺兴始终觉得今天怪怪的,朴灿烈格外地成熟稳重,这是真的很奇怪。


“我有个礼物要送你。”


“好好的又送什么礼物……”


“抗战纪念日的礼物。”


张艺兴瞬间摒弃了刚刚那个关于成熟稳重的想法。


“……”张艺兴看着朴灿烈,看出了他的不安,又很给面子地点头,“那走吧。”


“好!”朴灿烈脚踩油门。


天色已暗,车子转进一个住宅区,里面都是公寓楼。楼房看起来很新,小区里也有不少设施。


“这是哪儿?”


“等会你就知道了。”朴灿烈把车停好,大概是心里急,潜能爆发,停车停得很顺溜。


朴灿烈拿出底楼的进门卡,张艺兴已经很疑惑了,“你怎么有卡?你搬家了?”


“等会告诉你。”朴灿烈决心不透露任何风声。


到了十楼,朴灿烈穿过电梯左手边的走廊,一路走到底,掏出钥匙,打开了眼前那个屋子的门。


门前的号码让张艺兴愣了愣,好熟悉的四个数字。


“你先进去。”朴灿烈拍拍张艺兴的肩。


张艺兴走进去。


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公寓,客厅有个电视机,一个卡其色的布艺沙发,小茶几下面铺了一块大的地毯。厨房门口有个小厅,放了餐桌,不大不小的正方形。两个卧室都很漂亮,书桌,床,窗帘,柜子,床头柜,都是让人感到舒服的颜色。主卧的床比较大,被套和床单都是深灰色的,枕头是浅灰色。床边空处放了个较大的懒人沙发,沙发旁有个小桌子,大约可以放点小盘子和一本书的大小。浴室有个不大的浴缸,乳白色,很干净。淋浴室的空间似乎可以容下两个人,周身的瓷砖是棕色大理石纹。


张艺兴看了一圈,脑海里竟已能勾画出未来的生活。在客厅里,两人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抱着浅蓝色的大碗,里面是刚做好的爆米花,为了满足朴灿烈的喜好,一定是焦糖口味的。主卧的书桌够大,可以坐两个人,一起写作业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其实朴灿烈成绩也很好,就是有的时候太懒了不愿意写作业。那既然住在一起,自己就难为一下,督促一下他写作业吧。厨房的配色很舒服,自己应该会挺喜欢做饭的。想学更多更多的菜,想做很多好吃的,想把他身上的六块腹肌变成一整块。学习学累了,朴灿烈可能会抱着自己在懒人沙发上躺着。如果拉开窗帘,阳光可以从落地窗外洒进来,周末的时候,可以和心上人这样躺一下午。


听到一阵钥匙声响。


“给你。”朴灿烈说道。


张艺兴转过身,朴灿烈把一个钥匙串举在他面前。


张艺兴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礼物啊。”朴灿烈笑了,“你等会,我准备一下。”


朴灿烈突然正色,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道:“张艺兴,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及室友吗?”


“我知道你的房子八月份到期,你可以到时候搬过来和我一起住,这个钥匙是你的。我特地租了两个卧室的公寓,我很喜欢和你躺在一张床上的感觉,但我知道我有的时候笨,惹你生气了,那我就滚到另一间去睡。你还可以带朋友回来玩,如果你要叫边伯贤来玩,他可以睡另一间房。这个房子我找的有点急,可能很多东西都没有,我签了一年的合同,我们可以去买点家具回来。你喜欢什么,我们就买什么。虽然我现在还没能力买房子,但可以把它当成暂时的家。我是个比较单细胞的人,我想你可能会想家吧,如果有一个自己的房子,不知道你会不会开心一些。明年我们毕业了,一起找份好工作,努力赚钱买房子吧。”


“今天我带你去吃饭,看电影,再回家。我知道我自己有的时候情商不高,说话嘴笨,又不知道怎么对你好。但是别的情侣会做的事情,我都会做。不懂可以学,太笨你可以教我,我不会猜人的心思,但只要你说我一定照做。可能比起崔珉豪,我照顾不好你。那你可不可以看在你也喜欢我的份上,对我要求低点?”


“我能给你的不多,可我能给你我有的一切。”


“这是房门钥匙,这是我车子的备用钥匙。”


“你愿意和我一起住,帮我烧饭吗?等你学了驾照,你愿意帮我停车吗?”


“不对不对,我不是让你来当保姆和车夫的。我答应你,我也好好学做饭,停车我已经很有进步了对不对?”


“还有,你愿意接受我这个可能会比较糟糕的男朋友吗?”


“哎哎哎,你哭什么啊!”


张艺兴感动地落泪,被这句话气得堵了一下,“我感动还不行吗?”


朴灿烈反应了几秒钟,忽然福至心灵,“你这算是答应了!?”


“嗯。”张艺兴点点头。


朴灿烈先高兴地耶了几声,然后凑到张艺兴跟前,对准已经尝过滋味的那双唇吻了下去。


浅尝辄止。


“他们教我的,表白成功的话一定要吻你。”朴灿烈得意地眨眨眼。


张艺兴定定地看着他,又主动亲了上去。


“因为他们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


朴灿烈看张艺兴凑上来的脸,听到他这句话,眨了眨眼睛,感觉心里好像在放烟花。


……


张艺兴晚上兴奋得睡不着,持续骚扰着边伯贤分享这个好消息,有因为被心上人告白的喜悦和感动,也更惊讶于朴灿烈的用心。


边伯贤一连串的话丢过来之后,张艺兴才真的彻底睡不着了。


“你都不知道,那个傻子怕被你发现,开了个微信小号在租房群里狂刷消息。虽然是小号,但因为加了不少出租房屋的人,那天他给我看也有四十几个了。”


“你说要租房子不难,他还非得租1007,有个房的房型不错的,他给我发了照片,然后很气愤地说是1006的,还让人家房东去问隔壁愿不愿意出租房子。”


“他不是翘课去看房吗?那天瓦叔的课,你懂的,回回都点名不说,还总抽人回答问题,算平时分,他也翘了。晚上你质问他为什么翘课,还教育了他一顿。他那晚上非常得意地跟我说你要是知道了真相,一定会非常愧疚。”


“所以他让我千万别告诉你,但你知道我这人的,我就要告诉你哈哈哈哈!”


“他之前想了不少方案,我们讨论了挺久,他总是嫌这嫌那儿的。我说张艺兴本来就喜欢你,你只要老老实实地表个白就好了,不用弄那么多花里胡哨的。”


“可他说,他想给你最好的开始。”


“酸死我了。”


“你们以后可不许虐狗虐的太厉害啊。”


张艺兴躺在床上捧着手机,又哭又笑,眼泪流到耳朵后方,头发湿了。


他眨了眨眼睛,坏心眼地回道:“就虐狗。”


这么好的朴灿烈,张艺兴想着,我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


你有多好。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我老泪纵横。


我定时发布设的国内时间早上9点钟。


希望你们,看了之后会有一整天的好心情。


单身的请跟我一起抱紧紧,有对象的请给对象一个吻!


另外关于这个节日呢,因为我想写7月7号表白,那么10月7号正好满三个月,嘿嘿嘿,那就可以嘿嘿嘿了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