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饭酱

一个树洞 不定期诈尸

【All兴】杀手先生不高兴(1-9)

太可爱了!要存起来看!

一杯冷茶兔:


被奶爸事业耽误的杀手先生


为养爹事业所累的俩破小孩


乡村平淡、快乐、和谐的生活故事


吃瓜群众若干



(一)


“只剩这两个了,带着他们……赶紧走……”


躺在血泊里的女人颤巍巍的手指了指身旁包袱,又把手上伸,像是努力想够到眼前人。于是跪在一旁的张艺兴倾下身,将满是血污的脸凑进她手心,安静地看着她。


女人欣慰地笑,攒出最后一点力气来,


“艺兴,答应我,咳,养大他们……过正常日子……”


张艺兴点头,几缕碎发滑下来,挡住平静双眼。打开包袱,里面两个婴儿吮吸手指睡的香甜。女人一路抱过来的,没有绳子能绑。张艺兴便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拎起来夹在胳膊下,没再看女人一眼,运起轻功飞远了。


自己还只是个孩子呢,舔刀饮血活下来的,怎么让人放心的下。


女人想着,轻轻阖上了双眼。


像是有所感应,张艺兴停在树杈上顿了顿,而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二)


十七村的早晨,王媒婆踩着小碎步,乐呵呵地往张家方向走。


昨儿个李家当家的给她包了四钱串子,说是瞧上了张家的男人做女婿,想让她说和。王媒婆寻思着,李家的姑娘生得可不怎么样。倒是那张家男人,长得那叫一个俊俏,眉清目秀的像个读书人,却有一副打猎的好手段。就是可惜带着俩小孩,却也没见过张家有女人张罗,瞧着是个鳏夫。


王媒婆想着词儿,准备把李家姑娘夸的天上有地上无。到了那张家泥墙外,院里传来对话声,扒墙角偷听的瘾来了,王媒婆躲进一旁堆着的干草垛里偷偷往里看。


“爹爹,你又把野猪弄死了。”


“……手快。”


“而且我们连续吃了一个月的野猪。”


“那下次换野山羊。”


“……我们就不能吃点素的吗?”


“秀秀和阿灿在长身体,长身体,要吃肉。”


张艺兴一脸茫然,却对喂肉这件事格外坚定。


暻秀瞪着圆圆的眼睛盯着他爹爹,半晌无奈地侧头叹了口气。


张艺兴更加莫名。


秀秀今年十岁,但是他越来越搞不懂儿子在想什么。


做爹好难,张艺兴也想叹气。


 


(三)


“爹爹!!!!!”阿灿从大门冲进来,小倔驴似的一头撞进张艺兴怀里,嘤嘤嘤哭。


张艺兴按住他的脑袋,把他拉远一点。


鼻涕眼泪沾衣服上的话得洗。麻烦。


阿灿不管不顾,小手扑腾着拉他爹爹,要爹爹抱。


“怎么了?说清楚,不许哭。”


阿灿哼唧唧,“爹爹会飞,还带阿灿飞!二娃子说我骗人!他是坏人!!大坏蛋!”边说话边朝爹爹的大腿伸手。


张艺兴拍开,“他傻,打一顿就好了。”


阿灿笑嘻嘻,“爹爹我不哭了,要飞高高!”


张艺兴把他拎起来往天上扔,又稳稳接住。


阿灿今年九岁,心思很好懂。


但是好吵。


 


(四)


张艺兴弹弹手指,王媒婆噌地从草垛里摔了出来。


她立马换上笑脸,哎哟哎哟地扭进院子里,说明来意,直把他和李家姑娘说成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张艺兴没说什么,只是看着王媒婆,仿佛在认真听她说话。


秀秀和阿灿却不高兴了,非常不高兴。


秀秀使了个眼色,阿灿溜到一边打开篱笆把鹅子抱出来,拍拍它的脑袋指指王媒婆。


鹅子兴奋地冲了过去,王媒婆嗷嗷叫着跑远了。


张艺兴瞬间往后跃了十步,并对越来越远的惨叫声感同身受。


真可怕。


“爹爹,你想娶别的女人吗?不要秀秀和阿灿了吗?”


阿灿瘪着脸,打算听到任何一种意思肯定的答案就哇哇大哭离家出走。


“啊?”


“刚才爹爹有听王媒婆的话吗?”


秀秀平静地问,张艺兴却有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危机感。


“王媒婆是谁?”


云开雨霁,两个孩子高高兴兴进屋去了。


只留张艺兴还沉浸在鹅子的恐怖威力之中。


——连杀手先生都为之低头的鹅子势力。


 


(五)


“你以后都甭想娶到老婆!”王媒婆往腿上按了块膏药,恨恨诅咒。


……某种意义上真相了。


 


(六)


约好了十岁以后要自己睡。


张艺兴把床上的俩孩子安顿好,转头走出去。


阿灿喊着,“爹爹,阿灿还只有九岁”,被秀秀一个锁喉扔进了被窝里。


“先闭嘴,等会儿我们去找他。”


阿灿乖乖捂上嘴,过了一会儿像小虫子一样从被窝里蠕动着钻出来,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吸了口气。


“秀秀,你和爹爹说了吗?”


“说了。他还是要去。”


“可是爹爹总是受伤,山里的野兽都好凶。爹爹一去要好几天,阿灿想爹爹。”他俩还小的时候,张艺兴不能走远,就帮村里的木匠砍砍木材。两个人懂事了,要上学了,吃的用的学习的,木材的那点钱哪够用,于是张艺兴开始去偏远深山里打猎,既能喂饱小孩,又能补贴家用。


“我们可以不去学堂吗?”阿灿眼睛亮亮,心里美滋滋,跟爹爹在一起就好,天天待家里也没关系。好吧,顺便带秀秀一起玩好了。


秀秀翻了个白眼。


“爹爹一巴掌下去,你可能会死。”别犯蠢了。


在他们爹爹眼里,就是肉也得吃,学必须上。不知道爹爹对这俩事怎么执念这么深。


两小孩一起盘腿撑颊,叹了口气。


张艺兴守在门外,靠墙站了一会儿回自己屋里去了。


 


(七)


过了一会儿腿有点麻,俩小孩换了个姿势继续讲悄悄话。


“我说,你可别去找二娃子的麻烦。他娘骂起人来可难听了。”


“爹爹傻,阿灿又不傻。真打起来他娘来闹,爹爹得赔好多东西出去。找机会下个绊子,让二娃子和小胖头打,嘿嘿。叫小胖头讹我家那么多蛋,该!”


“我才没有告诉二娃子爹爹会飞的事情呢,只是想和爹爹撒娇。”阿灿甜蜜地倒下,小胖腿夹紧了被子。


换来秀秀一顿泰山压顶。


……


他爹啊,你可长点心吧。


 


(八)


深夜,小萝卜头们偷偷从房间里溜出来,钻进了张艺兴的屋子里。


脱鞋上床一人一只胳膊抱紧一气呵成。


秀秀和阿灿嘟囔几句,睡着了。


几息之后,张艺兴睁开眼睛,把被子踢上来盖好。


闭眼。


——“秀秀,万一爹爹把我们再扔回来怎么办?”


——“笨,躺上去以后要说,’睡了一会儿房间里好冷’,’太冷睡不着’。”


 


(九)


热。


脖子好痒。


张艺兴静静望着上空,眼神涣散。




TBC



想写酷酷的杀手兴。(一不小心变成了酷傻。


张爸爸错误育儿手册。


后面可能会有金钟仁客串魔道寻仇,金钟大友情出演隔壁教书先生,吴世勋出演员外家的少爷(也可能是曾经同组织的杀手),不知道,还没想好。


有建议的可以留评,先谢了。


评论

热度(330)

  1. 海与迟落梦一杯冷茶兔 转载了此文字